来源:篮球技巧教学

  刚刚结束的一场NBA常规赛,奇才遭到猛龙绝杀。

  威少仅用不到两节半的时间,就拿下了三双的数据,无奈第四节开局阶段手感不佳连续打铁8投0中仅依靠罚球拿下了2分。全场,威少出战40分钟,投篮25中9,三分6中1,罚球4中4,贡献23分14篮板11助攻1抢断。

  如果你是威少球迷,肯定心情喜忧参半吧。

  喜的是,威少勇猛不减当年,依然能动辄拿下三双杀人,忧的是他的球队什么时候能够拿个冠军啊。

  替他担忧的人可不只你一个,还有评论员美国杨毅A史密斯,在前些天的比赛里,威少单场砍下至少35+10+20助,成为NBA历史唯一能做到这点的球员。而A史密斯依然不改大嘴本色,口出“狂言”,煞了风景,在节目里他评论道,威少拿三双没有意义,重要的是能否夺冠。

  这个话题对错与否完全取决于你站在哪个角度看,而不是简单地一刀切,粗暴地用二元法分个黑白对错、是非曲直。

  说实话,这个话题不好反驳,恕笔者愚笨,没有很巧的切入点下手,更何况史密斯作为王牌评论员,巧舌如簧,逻辑严谨,论据充分,说得还是有那么几分道理的。

  而威少和他的妻子并不太懂得打蛇打七寸的道理,反击都没有反击到点子上,说来说去主旨无非是你说我不好,我就得用事实证明我很好,却偷换了概念,尤其威少妻子护夫心切,也回击了一些实际没有营养的话,只是要与威少夫唱妇随罢了。

  威少妻子回击美国杨毅:你根本不了解他

  这就很滑稽了,很像你说我读书成绩差,但我却说我素质高从来不插队,还隔三差五扶老人过马路呀,风马牛不相及,分明就是我说东你说西,我说前门楼子,你说胯骨轴子,完全不在一个频道。

  甚至会给人一种威少有意在正面回避自己的问题或者现状的错觉吧。

  念书不行就是不行,所以才考不上大学,总不能因为我做了好人好事,大学之门就豁然打开了,同理,威少说自己是生活的冠军,他为社区人民做了很多贡献云云,但你作为职业球员,领着巨额薪水,夺得总冠军是靠你场上努力才可以行得通的,场下的任何作为都不是你夺冠的先决条件,一码归一码,生活冠军固然很好,但NBA的总冠军戒指,没有就是没有嘛,这是目前不容置疑的事实。

  历史上没有冠军戒指但依然很厉害的球员一抓一大把,巴克利、尤因、马龙、艾弗森、麦迪……,但我相信他们内心深处一定是遗憾的,承认他们厉害,但倘若有一枚冠军戒指则更有说服力。

  是的,现在唯冠军论好像不太政治正确,不以成败轮英雄是主旋律,但在讲究结果的竞技体育里,互相竞争,互相比较是非常符合人性和本能的一件事,尤其是荷尔蒙发达的雄性动物,撒个尿也得比谁呲得远呢?

  你看,乔丹动不动就挤兑巴克利,伸手一亮戒指,再嚣张的巴克利立刻偃旗息鼓,连话语权都被剥夺了。

  而且不管你承不承认,在NBA世界是存在鄙视链的,有冠军的鄙视没冠军的,戒指多的鄙视戒指少的,凭主力身份打下江山的鄙视抱大腿瞎蹭的。

  但你不能因此说拥有三枚冠军戒指的布鲁斯鲍文就比没有戒指的艾弗森厉害,这样的单一类比法是不成立的。

  说回威少,他列举了自己的各种不容易,作为黑人,从街头打到NBA,一路走来,太多艰辛。很像选秀舞台上动不动就卖惨,哭着喊着“你造我有多努力吗?”

  还有人酸史密斯,威少再差,也比你赚得多,是,威少确实吸金能力强,身价不菲,就代表他可以满足了吗?不,并不是这样的,成功的定义千千万,但对他们中的大多数来说,绝不是谁赚得钱更多谁就是成功的,人总是要有点精神方面的追求,不是吗?夸梅布朗再水也比普通人赚得多,但你说他垃圾,他也不高兴;孙悦、巴特尔虽然得到了冠军戒指,但老上不了场,也没有什么好特别骄傲的;宁做鸡头,不做凤尾,人总有羞耻之心,人要脸,树要皮,电灯泡子要玻璃,不能拿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阿Q精神麻痹自己。

  所以,史密斯想说的是,威少三双很厉害,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但这么多年来,身边各种类型帮手换了一批又一批,始终无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威少确实该反思一下自己的问题所在了,而不是王顾左右而言他,威少是个非常好的人,他在场下做的事令人敬佩,但史密斯讨论的是场上的问题,他就一阵见血地指出威少该改善投射问题了。

  但是他已经30多岁了,改善投射非一朝一夕可奏效的,而且非常不容易改变这呢多年来养成的风格和习惯。除非有足够强足够强的毅力和决心,科比和詹姆斯都在30多岁对技术细节有过修改并坚持下来。

  但史密斯终究是评论员,说话时他本职工作,在保证言之无物和刺激收视率之外,他的话对威少能起多大作用呢?

  搞不好会被一句“站着说话不腰疼”狠狠狠狠呵斥,因为威少打到生涯这个阶段,正赶上瓶颈期,自己也感觉无能为力,岁数大了,再荒废两年,就赶上暮年,心境都不一样了,所以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这几场亮眼表现更像是他努力试图抓住往日的余晖。

  现在的威少很难,他的性格,他的风格以及球队的战绩都决定了他很难快乐起来,爱他的球迷希望他打得舒服自在,又希望他能牺牲球权,更团队一些,破一破“毒瘤”的帽子,但快乐和战绩,自古两难全,尤其在奇才这种仿佛失去了活力的球队,他有时候必须站出来一肩挑,可就算使劲浑身解数,仍然止不住球队往深渊处下滑,焉能快乐?